德育园地
当前位置:首页>> 学生成长>> 德育园地
国旗下的演讲--爱心树
发布时间:2018-04-19   发布人:系统管理员  信息来源:暂无  点击次数:248

《爱心树》是由美国的谢尔·希尔费斯坦编绘的一本书。小时候读它,总觉得看不懂,可是近日偶然翻开,却跌撞着进入一个如虚如幻的情感世界。

从前一棵大树,喜欢上一个小男孩。

男孩每天跑到树下,爬树干,荡秋千,吃树上的果子,累了就在树荫里睡觉。小男孩爱这棵树,非常爱,大树很快乐。

可时光飞逝,孩子不再想起大树,大树终于等到孩子时,孩子问他要钱,大树给了孩子果子,孩子卖了果子,又离开大树,孩子有了钱,大树很快乐。

后来,孩子有了妻子,他用大树的树枝盖了房子,享受爱情生活的甜蜜,大树很快乐。

孩子年纪稍大,又出现在大树前,大树将树干给了孩子,让他造了一艘船,大树很快乐。

时光逝川般飞去,当年孩子已成了老人,“非常抱歉,孩子,我没有什么可以给你的了。”

“我现在需要的不多”,孩子说,“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坐坐。”

“好吧”,大树说,尽量把身子挺高,“你看,我这老树墩,正好让你在上面休息”。

大树很快乐。

合上了这本书,面颊不知何时已被打湿。

我想到了父母。

小时候,我总觉得爸爸的手臂是最强壮的,妈妈的知识是最渊博的,在“世上只有妈妈好”的熏陶中长大,渐渐嘲笑爸爸妈妈的思想过时,谁说世上只有妈妈好。

一个盛夏,去参加数学竞赛。考完了,我口干舌燥,走出考场,迎接我的是顶着烈日来的爸爸妈妈,汗珠顺着他们布着皱纹的额头淌下,在阳光下晶莹着。妈妈手上赫然一杯蔓越莓果汁,可是我呢,抱怨着他们买错了口味,也忽略了他们因上火而比蔓越莓还红的唇,和他们比烈日还炽热的爱,而相比之下,我们对父母的爱像被冻住了一样,回给他们的,往往是这样一份冷爱。

以后,如果我长大了,如果我结了婚,我还会想起父母吗?当我最需要帮助时,我还会寻找儿时扶我走路的那双大手吗?当我迷失方向,当我痛苦,当我绝望时,我会扑在父母怀里哽咽吗?我想,不会的,毕竟,那是父母的家,我的家需要我自己去开辟。

不敢想象的是,爱心树在自己生命的最后时刻,依然无怨无悔给孩子当了座椅,看着太阳一点一点失去温度,天空一点一点恢复血色。感叹宇宙的无边,而比宇宙更广的,是爱心树浩瀚而深沉的大爱。

读过一个故事,女儿为了接一个同学赶到机场,等了3小时,然后让父母去接她们。“你难道不累吗?”,母亲心疼极了。“去吃海鲜吧。”女儿说:“她喜欢吃辣,去吃沸腾鱼吧!”。“你不是上火吗?”“没关系”。母亲累坏了,心也隐隐疼起来。父母疼着她,她却心疼着别人。

这样的为外人想,让亲着痛的比比皆是。

请记住,有那么一棵大树,

我们春天倚着她幻想,

夏天倚着她繁茂,

秋天倚着她成熟,冬天倚着她思考。

长大的同时,也请不时回头看看,你会发现,他们还在原地对你微笑。

曾经相遇,曾经相伴,曾经在彼此生命中光照,就记取这份美好,既是缘尽,也是无憾。也许岁月会将曾经沧海的记忆冲淡,可是,无论如何也冲不去洗不掉的,只有爱。

周珮琦照片.JPG